吴晓波:要不要救溺水民企?

2018-02-08来源 : 3158陕西分站作者:mobile_944671

今天若到浙江温州、广东东莞和佛山去调研,你会看到十分惊恐的景象:激流之中,一群又一群的“溺水者”百般挣扎,呼号连天。而在岸上,又有数群人围观,他们有的在激烈地争论是否要施以援手,有人则拿出各种款式的“救生圈”,做出援救的种种姿态。

关于要不要救的声音,基本上来自长江以北的政学两界。他们认为,这是高利贷者们咎由自取的末日,凭什么要拿纳税人的钱去救他们?而且,即便是救了,也没有一分钱会落到实业者的手中。

持这一观点的人真应该到现场去看一看。据我的观察是:资金危机从根本上来讲是实业的危机,高利贷只是“岸床变窄,水位抬高”的结果呈现。

试以温州为例。在这一地区,高利贷的历史几乎与改革开放的历史一样悠久。此地是中国个体私营经济最早的萌芽地,早在1984年就出现了第一家民营钱庄,它的木牌子只挂出一天,就被当地政府以“不符合中央政策”为由给强行摘下了,从此,钱庄转入地下。在过去三十多年里,民营企业在信贷上所遭遇的窘境可以用三个百分之七十来形容:他们解决了百分之七十的就业人口,可是百分之七十的企业没有得到过银行贷款,而得到的贷款中有百分之七十是一年期以内的短贷。所以,长久以来,“非法借贷”和“短贷长投”是一个普遍而危险的现象。

温州高利贷第一次爆发重大危机是在1986年,发生了死人和逃亡的“抬会事件”,最终政府以抓人和处决“会头”的方式进行了弹压。1993年的通货膨胀时期,又出现过一次。其后十四年时间,高利贷一直存在却未出现重大危机,而浙粤等地民营企业能够迅速壮大,与这里有一个活跃的民间金融环境有很大干系,一个最显著的事实是:在1990年代后期到2004年的历次宏观调控中,浙江和广东的民营企业比其他地方的企业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你只要走进温州就会发现,此地民众对高利贷者并非象外界所想象的那么“咬牙切齿”,相反,其游戏规则一直比较规范——在中国历史上,民间信用从来高于政府信用——从干部到教员,很多人及家庭都有参与民间借贷的传统。

高利贷再一次拉响危机的警报,是在2007年。原因是:民营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而地下钱庄市场的规模已经与之不能匹配,所以,当经济环境过热,政府以信贷控制的方式进行调控时,资金需求量在极短的时间内猛然增加,导致地下信贷市场的利息水涨船高,而各企业为了获得“救命钱”,不得不饮鸠止渴,甚至进行了极其危险的“信贷互保”,这就发生了“倒一家,垮一片”的可怕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