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就要”折腾” :创业不是风花雪月 体会孤独和累

2017-12-29来源 : 3158陕西分站作者:mobile_944671

总有这样一种人,对于人生选择和理想总会抱持着一种情结,这种情结超越执着,像是冥冥中要去完成的事。

傍晚7点,采访结束后,高靖匆忙离开赶回公司开会。对于已经参加了一天会议,又在武汉大学与学生们做了分享的高靖来说仍是精力充沛。

高靖,北京交通大学毕业,2015年年初创办了“蛋壳公寓”,在此之前,曾供职于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等多家公司。

采访中高靖说,创业是自己从一开始就决定要做的事,不管是之前跟着别人干,还是之后真正的自己干,自己一直在创业的道路上。

“创业的想法我一直就存在,第一份工作给自己的状态就是一定得折腾。”高靖告诉记者自己曾经规划,一定要在35岁之前实现创业,谈到35岁的原因,高靖说,“从精力,经验,主要是精力,再往后的话,你的精力会限制你。”

高靖创办“蛋壳公寓”时32岁,今年正好35岁。

初出茅庐 毕业生的五年创业,从量变到质变

“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去了百姓网,从市场推广开始做的,我是五月份去的公司那会还没拿毕业证,”在百姓网,高靖一待就是五年,从最开始的初出茅庐,到后来在北京分公司有了自己三十多人的团队,高靖五年中走得很是艰辛。

采访中,高靖告诉记者,“我第一个办公室4平米,平房。之后又在两室一厅,三室一厅的屋子里面,一直工作了三年多的时间。那个时候,我上海同事来了,看到我们当时的办公室环境说,你们这个团队真的太辛苦了。”

五年后,百姓网由于市场原因被迫关闭。

离开百姓网后,高靖去了百度,大概不到两年,高靖又转而去了好乐买。但高靖坦言,“在百度,让自己忽然明白一件事。”

“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当你靠近一个事情的本身,你只是看到这个事情,看不到事情背后,有一个本质。当你再离开的时候,你再做同样的工作或者类似的工作那些做事的方法论以及做业务的方法论,实际上是每一个事情背后的本质,而这个本质实际上仰仗你曾经的那些经历,我很感谢百度,百度是一个让我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让我真正知道过去的那五年所有事情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把握35岁的创业机会 不为安逸只想创业

“为什么离开百度?当时的自己是什么状态?”

“我离开百度的时候,记得非常清楚,是28岁,如果我还在百度,我干到三十变化应该不会太大,我觉得35岁之前只有一次创业的机会。而当时离开百度的时候,对我而言同样是一次机会,是一次跟着其他人创业的机会。”最终高靖选择离开。

“那为什么一定是在35岁?”高靖说,“我觉得必须在35岁之前,做一个选择,不然的话人生就废了。要不你就很安逸的过下去,要不你就轰轰烈烈的做一些事情,创业有可能成有可能不成,但我并不是一定要去贪这个成或不成,一定是想有创业这样的一段经历,这个经历对于我而言太宝贵了。”

高靖的离开并没有得到周围人的赞同,“选择离开后,很多人都会觉得你傻啊。我们那个时候,很多人去大公司就是去镶金,然后只要出去,就可以凭此提高工资待遇,至少工资和以前相比可以翻个20%到30%,这对很多人是很容易的。”但是一心想要创业的高靖离开百度后,选择平跳到了当时的好乐买。

“我过去就是想创业,就是跟着老板去的,因为我跟那个老板在百度的时候就有过接触了,我觉得老板很不错。”

高靖说,“去好乐买、去糯米都是跟着老板在干,在我的创业信条中,我自己创业和跟着别人创业都是创业,享受这样的过程就ok了,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要团队没团队要啥没啥,你失败的几率会很大。如果这个老板本身ok,你跟着他去做,你给他补足你自己的特长,把这个团队变得更丰满更大的时候,你的团队能成功,你就能成功。”

一个不想被叫“总”的老板 想听到更平等的声音

“如果你想平等地听到别人的声音,你就不能加‘总’这个字,所以我和我的团队讲得很清楚,我爷爷给我起名叫高靖,不叫高总,所以你们叫我名字就完了。”高靖觉得,被叫“总”很多人会膨胀,自己想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公司本身很平等,不然所有人会这么认为,是因为我发你工资,所以你尊称我老板,这件事反正就不是我的风格。要不就叫我高靖,要不就闭嘴。”

2015年初,高靖创办了“蛋壳公寓”。

创业项目上高靖选择了传统的租赁行业,在大家看来这个行业和高靖所学的计算机专业以及这两年的经历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是高靖并不这样认为,“如果从一件事情的本身来看,有专业性一定是好的,但如果我们把事件本身剥离开大家无外乎想问的是,你又没有租赁经验,如何去判断这套房能不能赚钱,但是今天恰好我过去的工作经验,能在这赋能。”

“创业前后是否会有心理落差?”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高靖停顿了一下后说,“没有落差,只是有一个更大的反思,大家都可能认为创业很苦,创业很累,创业很孤独,这些东西听别人说你很难理解,但是当你真正自己创业的时候,你才能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累什么是孤独。”

高靖告诉记者,“我们认为,创业公司只要头三年死不了,基本上公司就基本进入正轨了。头三年是最苦的时候,也是最不稳定的时候。创业不是风花雪月,全是苦的事情,让人睡不着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