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散尽为民富—起底陕西前“首富”的“隐形”财富

2018-08-29来源 : 3158陕西分站作者:mobile_944671

他是真正的陕西“首富”,又是真正的陕西“首穷”,倒下的企业家不是因为他们比他太笨,恰恰可能是因为他们比他太聪明了。

“2016中国企业500强”榜单发布,陕西东岭工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岭集团”)凭借761亿营收总额入围榜单第182位,连续第13年进入“中国500强”俱乐部。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李黑记”这个名字就悄然传遍全球:打开互联网,“2006全球华人500强”“2007《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008新财富劳斯莱斯500富人榜”都有这个名字。2012年,李黑记更是以45亿元一尘绝骑荣登陕西首富。

然而,相较于这些成绩,李黑记更值得为人称道的,是他把东岭村这个陕西宝鸡金台区最贫穷的自然村发展成为“中国农村经济10强村”第4名、“全国文明村”。在当地党政领导的支持下,他率先在全国实行了“村企合一,以企带村,共同发展”的全新体制,为村企共同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面旗帜,被誉为“陕西第一村”。

作为一个西部欠发达地区的普通农民、一个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草根人物,从不足万元资产的黑白铁皮加工作坊起家,在经历了20多年的不寻常的风雨历程之后,到去年年底企业的总收入有望过千亿元,利润突破10亿元。东岭集团2017年上半年完成销售收入612.01亿,比上年同期增长50.8 %,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279.4 %,利税比上年同期增长164.63 %。如此成绩的取得,东岭当家人李黑记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李黑记生在农村,因为脚底下有一块黑记,父母便给他取名“黑记”。李黑记现在接电话,第一句话一般都是:“我是黑记。”

李黑记衣着朴素,性情温和,说话不多,声调不高,语速不快,中等个头,貌不惊人。由于极少在媒体上露脸,所以,走在大街上,他就象数量最广泛最普通的一个工人。他是一个成功兼并并救活10家国有企业,也是陕西惟一一个连续多年增长速度超过40%,年销售收入超过百亿元,年利税达10亿元的民营企业的传奇人物。他的企业是陕西持续多年的民营企业纳税冠军,他本人也是实实在在的“陕西首富”。

生是东岭人,死是东岭鬼

李黑记的创业故事始于1979年。那一年,高中毕业的他加入了村里兴办黑白铁皮加工厂。1985年,黑白铁皮加工厂更名为东岭铆焊机械厂,仍是小打小闹。

谁也没有想到,1988年,一场意外的乙炔桶爆炸事故夺走了一位工友的生命。由于无钱安葬和补偿这位死难的工友,工人绝大部分相继离开,小作坊式的工厂资产回零,面临关门的危机。为了挽救这个小小的不足万元资产的企业,村里决定,由李黑记对这个铆焊厂进行为期三年的承包。条件是,不论亏赢,每年上交村里5000元。这一年,李黑记30岁。他的人生轨迹就此发生了变化。李黑记动员四个兄弟用全部家当抵押从银行贷款10万元,首先安葬和补偿了死难的工友。然后又高息筹借了10万元,买回了部分生产设备。三年拼搏后,企业的固定资产就达到了120万元。1991年,第二轮承包合同签订时,村里把每年上交的门坎提了10倍:5万元。李黑记说:“行”。但是,他要求上交的数额却是:每年8万元。李黑记如此愚笨,有人不解,有人嘲笑。

李黑记后来自然经历了人生的一次次磨难。先是建材市场价格持续下跌,库存的铁钉铁丝不断堆积;又因不懂政策搞钢材销售被封门罚款,企业面临关门的窘境。他失眠过、流泪过。后来,李黑记辗转采取合作的形式租赁了区上一家濒临倒闭的钢材经营企业,开始以合法渠道进入了被国有企业长期垄断的钢材销售市场。他们骑着自行车上门推销,出门入驻车马店,运输钢材用肩扛,用架子车拉,用真诚的汗水终于使企业扭转危机。到了1994年,李黑记不仅年年足额上交了村里的承包款,而且产值首次突破上亿元,企业资产积累达到了6000万元。投资是自己贷款投资的,该上交的都超额上交了。应该说,这些资产合情合理应该归属于李黑记。但是,在当年东岭人民主推选自己的当家人时,李黑记上台演讲时,有人递上一张挑衅式的纸条。纸条上向李黑记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这个企业是谁的?挣了钱归谁?第二,你是想当官还是想办企业?第三,你要把东岭带到那里去?李黑记稳定了一下情绪,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个企业是大家的,是东岭的父老乡亲的;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当官,我只想通过办好企业把东岭建设成陕西第一村,西部第一村;我生是东岭人,死是东岭鬼。我爱东岭。乡亲们过穷日子,我觉得脸上无光。我要和大家一起把东岭变成华西村,让每一个人过上富裕日子!”说到动情处,他禁不住流下了热泪。李黑记在村民的热烈掌声中当上了村民小组组长。伙伴们告诫他说:“这几千万元的家当,是你辛辛苦苦挣来的,你怎么一句话就白白送出去了?”李黑记不是为钱财活着的人。他当场和好友翻脸:“你把我当成啥人了?大会上的承诺咋能成为儿戏?”1995年,李黑记把承包企业八年挣下的6000万元一次性全部无偿地、无怨无悔地赠送给了父老乡亲。

容天下人,干天下事

李黑记和东岭集团的崛起,可谓一部传奇故事。

从2000年开始,东岭集团抓住历史机遇,先后成功并购10多家与产业上下游有关联而又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从凤县锌品厂到宝鸡焦化厂,从略阳钢铁厂到宝鸡八方山铝锌公司,从西安第一轧钢厂到陕西省木材厂。在李黑记的带领下,这些原本亏损的企业无一例外起死回生,焕发生机,成为当地的纳税大户。

其中,2003年11月接手负债7.1亿元的略阳钢铁厂,年底即实现利润340万元。亏损过亿元的凤县锌品厂,东岭接手后,一个月后即扭亏为盈,2004年就成为中国锌冶炼行业效益最好的企业,当年实现利润1.2亿元。

从1979年至今,诸多曾经红极一时的民营企业都过早地消亡了。从“飞龙”到“三株”,从“太阳神”到“亚细亚”。曾经号称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的乡镇企业,在陕西,除了东岭,也几乎大部衰落。而东岭,一个从万元起步的小作坊,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掌舵人,为什么它能够长盛不衰,并快速发展成为中国成长型企业100强,中国企业500强?为什么诸多民企一经涉足国企便如入沼泽,而惟独东岭却能够化腐朽为神奇,创造一个又一个起死回生的奇迹呢?

有人说,李黑记是个福疙瘩,命好。也有人说,李黑记运气好,赶上了一个高速成长的好产业。问题是,陕钢也好,西钢也好,略钢也好,那一家不处于好产业之内呢?

李黑记究竟有什么秘密武器呢?

李黑记确实有他的秘密武器。这个秘密武器就是他本人。他的思想和他的文化。李黑记生活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和思考。为了不受过多恭维电话的骚扰,他从五年前扔掉了手机。从比尔盖茨到李嘉诚,从韦尔奇到张瑞敏,从《谁动了我的奶酪》到《蒙牛内幕》,从商海名家传记到顶级理论专著,读书思考成为他最大的特点和最大的爱好。他也因此总结了一系列极具指导价值的“李氏哲理”:“容天下人,才能干天下事”;“只有落后的思想,没有落后的企业”;“先做人、后做事、做好人、做好事,才能做强事”;“犯过错误的干部都有可能成为最优秀的干部”;“称职的一把手,一天要做的只有三件事:最急的事,最难的事,最有效益的事。”

李黑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一个早年坚持告状反对他的人,连自己也没有想到,李黑记执掌企业后不但没有整他,反而任命他为一个企业的一把手。李黑记有一次到兰州市场调研,兰州分公司经理几乎绞尽脑汁,从车辆接送,到吃住安排,从陪酒到陪玩,从汇报到恭维,安排了无微不至的程度。李黑记是个轻易不伤人的人,但对工作之外如此工于心计的人,他还是发作了。当这位经理把他送到机场即将分手之际,李黑记十分严肃地告诉他:“我回去就拿掉你”!他回去果断地撤换了这位经理。

李黑记创业早期,曾经遭遇钢材价格猛跌的打击。有一次,酒泉钢铁厂发给宝鸡另一家单位的2000吨钢材放在火车站长达一月无人收货。危难时刻帮别人一把是李黑记从小就接受的传统教育。他毅然借钱接手了这些钢材。酒钢领导深为感动,从此成为东岭牢固的战略合作伙伴。

“三角债”困扰企业发展最严重的那几年,李黑记专门出台文件规定,不许拖欠别人一分钱,谁拖欠,罚谁款。有个会计迟付了一笔货款,李黑记亲自前去质问:“你是不是想收回扣?”2002年初,为了避免春节期间汇款延期,李黑记专门派出两名司机轮流开车,昼夜兼程,硬是赶在大年三十之前把1000多万元承兑汇票送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包头钢铁厂。正是这种诚信,为东岭集团赢得了最广泛的客户信任。

在兼并一系列国有企业的过程中,李黑记虽然多次深入现场论证调查,确定有信心实现成功并购的时候,仍然遭到保守求稳思想的激烈反对。关键的时候,李黑记再出惊人哲理:“只有落后的思想,没有落后的企业”,“小发展是大风险,中发展是小风险,不发展才是大风险”,“只有发展才能在竞争中生存,只有发展才能在竞争中壮大,只有发展才能在竞争中保持优势地位”。而且在成功兼并国企后,李黑记一般只派出三五个干部,对原有企业的领导大部分保留使用,仅从观念和体制上进行引导,以事实很快赢得人心和市场,以思想和文化迅速使企业焕发青春。

李黑记的“隐形”财富

东岭集团发展30多年,在金融系统无一笔不良记录。2009年,东岭集团遇到发展史上最大综合危机,银行有的抽贷、有的观望,而且一周内还要兑付11亿多,李黑记凭着个人信用魅力,以个人名义3天就借到了7亿多,化解企业危机。如今,东岭集团和全国各地的60多家银行都有合作。李黑记说:“金融危机到来后,我们没有被打垮,还实现了快速发展,靠的是人才。不少企业裁人,我们却求贤若渴,在到处寻找人才。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我们拥有的一大批人才。”

近年来,国内一批又一批行业一流专业人才和技术骨干,以及优秀大学毕业生共 2300多人来到东岭建功立业。仅 2015年他们招聘的应届大学生就达到 400多人。

专家建厂、治厂成为东岭各厂矿企业独有的特色。在全国钢材销售、铅锌冶炼等行业,东岭已经成为人才专业化最高的团队。现在,他们又进军现代服务业、资本投资等行业,已经积蓄了一批行业优秀人才。

良好的个人信用口碑、一流的专业团队、多元发展的战略布局和几百号储备人才是李黑记的“隐形”财富。

我不会为钱而活

2000年,东岭集团改制为股份公司,东岭村村民人人成为企业的股东。从一个年收入5000元的黑白铁皮加工铺起步,到2016年东岭集团总收入突破千亿大关,企业员工12000人。村民年均收入超过4万元。全部村民免费住进了东岭投资4000多万元修建的花园式小区。户均面积达到130平方米以上。除了住房实行免费分配,彩电、冰箱、空调、沙发等也一律实行免费配送。55岁以上的老人除全部办理了养老和医疗保险外,每人每年还可领取11800元的养老金。其中30多户人家拥有了私家小轿车,成为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范。

2010年十月,“第十届全国村长论坛”在“天下第一村”华西村举行。会上隆重推出2010年“中国村庄经济百强”村,东岭村跃居全国第四名,仅次于江苏省华西村、山东省南山村和江苏省长江村。东岭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四村”和“陕西第一村”。

但是,东岭集团的掌舵人李黑记,生活却非常简朴。依然和村民住同样的房子,拿着不高的工资,过节俭的日子。他的身上和普通员工一样,出出进进都是一身工装。一个出门装生活用品的皮包,用了10多年都已经掉色了,还舍不得换。更让人称赞的是,李黑记至今没有私人秘书,从来都是自己动手写发言稿,半夜起床写东西更是常事。每天早晨,只要不出差,七点多一准参加集团会议;职工可以休假,而他却从来没有礼拜天、节假日……他是陕西民营企业真真正正、名副其实的“首富”,也是陕西民营企业真真正正、名副其实的“首穷”。当年他把6000万元赠给父老乡亲的时候,他曾说:“钱财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不会为钱而活着。我的理想是让父老乡亲都过上好日子。”在物欲横流,红尘滚滚的社会里,他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并保持了他崇高的境界追求。正因如此,他和他的东岭集团才会持续高速发展。诚信做人、做好人,这是他发财的秘密武器,也是他的成功哲学。

“我在想,一个人生,20岁以前属于爹妈的,60岁以后属于儿女的,留给自己的时间不足40年。2020年东岭总收入要进入3000亿元大关,东岭要做受社会尊重的、受行业爱戴的、员工有尊严的企业!我也很自信,在不久的将来,东岭就像一只雄鹰,和朋友们展翅翱翔,越飞越高。”在东岭集团2017年中工作总结大会上,李黑记说。